July 21, 2017

關於小玉米的第一篇記載。

我變得好不一樣了。大部分時候慵懶,不想工作也不想練琴,不想進步,也不想吃東西。
我嘗試想要鼓勵一下自己,譬如說,小玉米希望看到你是這樣的嗎。

小玉米應該有兩個月大了吧,小玉米有心跳了。小玉米在長大,可是我一點都沒有做好當媽媽的心理準備啊。生活必然會起很多變化,這究竟是值得期待還是會讓我疲憊不堪呢。

有時候跟自己說,我現在在做什麼,以後小玉米的個性就是怎麼樣的。所以我要勤奮,加油啊。反正每天晃著就一天,做什麼事情都好,模糊就一天,那就模糊地做一些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好嗎。

我以後能不能跟小玉米說,以前媽媽在懷你的時候,懶得很呢。哈哈。小玉米會不會理所當然地覺得,那他應該是要慵懶地過日子吧。可能會跟玉米爸爸一樣,覺得人生就是上學工作結婚生子,那就是一生。

玉米媽媽其實本來一直都很鄙視這種生活的。人生不止是應該只有這些,不過,如果這些也沒嚐過,不也是留了一片空白嗎。

不要把懷孕當藉口,別再慵懶了,小玉米會笑你呢。我現在平庸得很,只要一個快樂健康的家庭。連野心都不見了,我覺得應該只是暫時的吧哈哈,本性怎麼說變就變呢。
不過當媽媽了,很多人都變化很大啊,也不是不可能。

小玉米,你說,以後我們會怎樣呢。

May 22, 2017

祝我三十歲快樂。

早晨醒來下了一場好大的雨,就算門窗都關緊了,雨水還是強勢地滲透,一如生活中密麻麻的強迫性發生的事。
好貼切的一場雨。



Ⅰ 血緣關係的愛

好久沒寫文章。開始寫文章,是在圖書館裡讀到一個中學生描寫父親去世的文章,那時候的事。看得我心裡眼裡眼淚直流那時候的事。愛上寫文章,是在自己寫到一篇關於父親生氣的文章,還得獎了那時候的事。中學生涯那時候終究最愛是爸爸,找男朋友要像爸爸,要瘦瘦的黑黑的還要戴眼鏡,必須要有爸爸的樣子。

小時候覺得爸爸一定是討厭我的,只會打我罵我。最疼我的人就是阿嬤,總是照顧我護著我告訴我很多故事。都是初中的時候以為我失踪了,爸爸到處去找我,搞得我都感動得哭了,才覺得爸爸是愛我的。

但是父母對孩子的愛不是本來就應該天經地義嗎。所以爸爸老了我長大了。當我除了看見爸爸展現的樣子,也看見他背後黑暗的影子的時候,阿嬤​​還是愛他。愛就是觸動內心的,被感受到的。而不是嘴巴說的那種,「像你妹車禍的時候我有多擔心」,我心裡想這難道不是廢話嗎。

家人之間的愛就是這般分割不開來的,有血緣關係的愛一般都是這樣。不像男歡女愛,不愛就不愛了,換了一個人這樣的。不像孩子的爸還是孩子的媽,也不像對待家翁家婆那種的責任,那也是不愛就不愛了。沒有血緣關係的愛大部分都是殘酷,而且殘酷的那方總覺得那是天經地義的。



Ⅱ 騎驢找馬

爸爸說我不理解他。我不理解的是我不理解的還有什麼,我覺得是爸爸不理解我。爸爸以為我埋怨他外面有女人嗎,其實才不是呢。我只是覺得爸爸太沒有男人氣概,喜歡灌輸給別人自己的想法卻沒有聆聽別人,總覺得自己想的才是對的,喜歡逃避責任,外加選擇性催眠自己。可能爸爸必須要那樣,要不然他太痛苦了。接受自己不足是很痛苦的,被人說出來是不開心的,自己承認更是痛苦。

想離婚又不想自己說出口,壞人總不想自己來做。以後說起來可以說,那是你媽提離婚的。現在我這麼說你想一想,你是不是會說要不然你沒有資格提離婚呢,或者沒有啊沒有想要離婚。沒有人想當第一個忤逆阿嬤的人。說到這點我明白,就像家裡的女人都說,爸爸願意給你錢借你錢你都拿呀,要不都花在女人身上了。我堅決不要,我怕爸爸以後老了說「我哪有不愛你們你們需要錢我不是有幫忙」或者「我以前都有幫他們給他們錢現在我老了不要我了」。是的現在爸爸在我們心裡都是那樣的人,反正連婚姻失敗都能夠自己那麼確信的覺得是媽媽單方面一個人的錯,自己唯一的錯就是外面有女人,這我實在不知道哪裡來的自信到底是心底自我催眠了多少次。婚姻難道就是一個人的嗎,一個人錯另一個人不是要提醒要幫忙改正要牽手度過嗎,幫得累了真心沒有感情了那時候不說離婚,那不是騎驢找馬,裝什麼清純正義,沒有找到馬就覺得跟驢在一起過也還好這樣嗎,還是沒有馬就還是不要傷害驢吧這樣的大愛呢。這有什麼值得人家看得起,還能說得這麼冠冕堂皇的,想找馬很久了只是找不到而已。應該只是為了不想讓我們怨恨這匹馬吧。



Ⅲ 哪來對錯

婚姻失敗這種事當然誰也說不清楚,總之公婆都有理,好像都是對方錯比較多。夫妻三十年居然要到在孩子面前比對錯來得到孩子信任,孩子這些年心裡一點譜都沒有嗎。老實說你們別再說什麼對錯我對這個一點興趣都沒有,到五十多歲來計較對錯不是太幼稚嗎。我連跟客戶計較對錯都懶得,父親或者母親誰對的錯的比較多,難道就不是父親母親嗎,就算感情被影響了那也只是暫時的,時間會帶走一切,到最後只剩下當下的互動才真實。

是呀我覺得感情到最後傷人的時候大家都變得幼稚。連媽媽都變得幼稚了,能想的都想了,居然什麼方法都有。這樣婚姻以及感情的拉扯最後大家都變成惡魔,沒有人優雅,也沒有贏家。可能這樣最符合大眾期待,就是外面的總是貪錢,被背叛的總是應該很生氣應該要報復,然後外面有男人或者女人的一定要沒有好下場。都是電視電影催眠的結果,所以身邊的人總是會幫你說長道短的,幫你出什麼主意,給一堆意見,在我看來這些都是惡魔。一個人家庭有問題了,你就跟他說需要我的時候我都在,而不是「為什麼會這樣」「我就說呀」「不如你就」,什麼三姑六婆責備還是出什麼主意,這種關心一點都不成熟。一個人心裡受傷了,最需要是傾訴,而不是聽你罵他責備他或幫他罵人,也不是提醒他的傷,長一把年紀這些不明白嗎。

就像我約女人出來見面,大家都是第一反應「你去威脅人家嗎」「你警告人家嗎」。好不文明。而實際上我並沒有不喜歡這個女人。站在新時代女性的立場來說,我覺得離開一場不快樂的婚姻是必須,選擇自主是必須,力爭上游是必須,活得更亮麗是必須,對自己好的男人難找所以珍惜也是必須,沒有什麼好責備的。我只是聆聽她的故事。反正這些戰爭裡沒有人是聆聽者,訴說的人是一堆。我倒是無所謂,但是我拒絕洗腦,別把你認為對的事情強行灌輸給我。我們彼此尊重,你覺得人生只有一次應該精彩,那是你的想法,沒有對錯,我尊重你的想法,但不代表每個人應該這么生活的。不代表媽媽一直工作就是不對的。或者換一個角度來說,對於熱愛工作的人如我,人生只有一次,如果我沒有努力工作,從工作中獲得滿足感跟認同感,那就沒有機會了。你們只是喜歡的偏愛的不一樣,怎麼這樣又能夠被說成對錯了呢。



Ⅳ 細膩的心理學

再說我媽媽,這件事白熱化之後我總是以孩子的角度來看待她的。就這麼一個把我媽當草一樣踐踏的男人,媽媽你為什麼不要生氣他,媽媽你為什麼不要放下他,媽媽你為什麼不要離開他。一直到林奕含事件發生,其中一篇新聞報導說到大概是,精神病患在初期可能勸說還有效,但是一過了一條線所有的勸說聽起來都是傷害,沒有人懂那種痛,當大家都勸你往好的那方面去,只是叫你不要想心中的那個惡魔的時候,你知道的只是沒有人能夠理解你的痛,連自己都無法承受的痛,或許只有死亡才能夠讓自己解脫。

林奕含終於自殺成功了。我忽然想,如果我沒有辦法理解我媽媽的那種痛,阻止媽媽自殺是不是我們的自私。是我們沒有辦法承受失去媽媽的痛,所以我們讓媽媽繼續痛。很多傷害不是你看上去好好的就沒事。林奕含也說了有一次拿著精神病證跟導師說沒辦法參加考試,老師說我看你好好的你這張紙哪裡弄來的,她心裡覺得難道我應該要三天不洗澡看起來不正常才是精神病嗎。

我覺得是我爸爸不能夠理解我們心裡細膩的痛。我媽媽難道看起來能走能跳,就能夠看你毫無掩飾對別人的愛嗎。你連稍微掩飾都懶得,那就是連基本尊重都沒學會。心裡一刀一刀慢慢被刀片割劃出來的痛,寧願哭死忽然哮喘不能呼吸在路邊也沒有人能夠理解的痛,我怎麼能夠期待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婚姻的弟弟妹妹們理解。

爸爸不能夠理解,爸爸以為我是最了解他的孩子。只是爸爸不能夠理解,我同時也是最了解媽媽的孩子。對心理學有興趣的孩子,學音樂的人寫文章的人對一點落葉也要感懷,要不然以前那麼多的音樂家作家怎麼能夠懂得描繪細膩。



Ⅴ 把門關起來了

我對你的恨在男子漢敢作敢當,有時候不是自己的事也把他扛下來,但你只有一位退怯,把自己面前的葉子掃乾淨說那完全不關我事。也在你自認為做得很好或者自認為很苦方面,心底給予冷笑。但那個我明白的,就像別人說一個星期沒休息總是工作,我老公卻已經好幾年完全沒有休息一樣,除了心裡冷笑,你不能寄望別人理解,因為那是層次的問題。你不能要求一個工作的人了解一個創業者的累,那是層次的問題,更是視野的問題。

如果我這麼囉嗦並不能讓你理解我,那我也只能再一次放棄溝通了。實際上放棄溝通是因為不想一直聽到一樣的話,總是以前,總是誰錯,總是我應該理解什麼。不是現在,不是處理,不是你也要理解什麼。爸爸不明白我要的完全相反。那些毫無意義的總是沒有結果的對話,到最後總是只是影響了心情卻沒有任何積極正面的作用,連溝通都稱不上。

爸爸說傷害媽媽總是難免,他就是有著這種想法反正都是傷害了,所以連一點掩飾都懶得。爸爸在心裡面或許自我掩蓋掉,或許不去想任何難想的,那些會讓他有一點愧疚的情緒。爸爸把那扇門關起來了,所以他過濾掉了媽媽的痛。他知道那是痛,他只是覺得難免,就知道痛存在。但爸爸不去想怎麼痛,多痛,怎麼能夠幫助媽媽少一點痛。或許想這些讓他不安,或許他自己覺得自己也很痛了無暇兼顧,所以他就不做任何努力了,讓媽媽自己慢慢度過,他在心裡面跟自己說媽媽看待婚姻很淡的。

女人跟我說,爸爸覺得我這裡沒有溫情了,很想像以前一樣來一個擁抱。我跟爸爸一樣,我知道我這樣會讓爸爸很痛,但是不去想怎麼痛,多痛,怎麼讓爸爸少一點痛。因為爸爸沒有成長,爸爸一直覺得我不理解他,但是爸爸沒有來理解我,爸爸可能連林奕含事件對我造成的影響也不知道,爸爸連他這件事對我的婚姻造成什麼影響也不知道,爸爸到現在都還沒有來過我住的地方。他一直都說他愛我,我也相信啊爸爸愛孩子不是無可厚非天經地義嗎,但他愛那個女人太多,他愛自己更多。他愛自己最多也無可厚非。但這樣我愛自己最多也就無可厚非了。何必要我只是理解愛你擁抱你,卻不知道我心裡面在想什麼呢。



Ⅵ 小心翼翼的冷暴力

我就快三十歲了,在長輩眼中總是還很年輕的。但是二十五歲那年我媽說了,如果人生有七十五歲那麼長,我已經過了三分之一,最美好的三分之一。我現在已經在第二個三分之一,父母都在最後那個三分之一了。在脆弱的生命面前,其實我不恨爸爸的,我還是會記得爸爸讓我感動的時候,通常是中學的時候。我記得我哭因為同學說我醜,爸爸兩隻手捧著我的臉看了一下說怎麼會醜爸爸覺得很美啊,在那個只想得到朋友認同的年紀,我覺得爸爸都不明白爸爸只是安慰我。現在我很多行為的背後,總是抱著明天有人即將離開生命的這種感悟去做的。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我見那個女人,如果有天有人離開了,或許是我,我也想自己了解一下那個女人。如果有天有人離開了,不知道是誰,我不想自己沒有讓爸爸知道自己想什麼,不想我沒有主動讓自己沒有遺憾。

我沒有稱呼那個女人為第三者,因為爸爸也是別人婚姻的第三者。我盡量客觀與中立,盡量文明理智,盡量優雅成熟,盡量有三十歲的度量與視野。實際上我覺得爸爸跟那個女人與世界為敵也要走到這裡,無論怎麼樣都應該要珍惜。有些事情回不去,爸爸回來也不是以前的爸爸,女人回去也不是以前的女人,爸爸回來的話媽媽也不是從前的媽媽我們也不是從前的我們。但是孩子的媽媽還是孩子的媽媽,換成是別人傷害了家人,或者欺騙了我妹,哪個混蛋看我怎麼收拾他,當下就是那種的火氣。但是偏偏這個傷害我媽媽這麼深的人居然是自己爸爸,就像左手拿刀割傷自己的右手那種無奈,除了包紮右手還能做什麼。然後左手再次割傷右手,可能右手也割傷左手,這樣來來回回就像在慢性自殺。到最後兩隻手傷痕累累,但是情緒與個性由不得自己控制什麼,一邊小心翼翼卻又一邊不停受傷之後,心裡面對於這種冷暴力的無能為力,驚恐與無奈最終會如何,未知更是可怕。

對呀爸爸不知道哪種語言跟行為,被稱之為冷暴力。我相信媽媽也不懂。現在社會連躁鬱症都算是精神病的一種,到處都是精神病患也不自知。再過幾天就生日了,是我夢寐以求一直覺得最巔峰最閃耀的三十歲。我只是希望家人,包括老公的家人,大家身理跟心理上都健康,還有我辛辛苦苦慢慢成型的書店希望可以撐下去有個出頭天。

有一句話是說,有很多事情眼下看是很重大的一件事,五年之後回首,會怎麼看現在的自己。五年之後再看這篇,我可能會想,這必然是我們家必須成長的一段路吧。

祝我成功活到了三十歲,祝我希望成真。

April 2, 2017

照鏡子。

忘了理解現在的自己長得什麼模樣,太久沒有照鏡子,就像野草不被照料般地凌亂生長著。
而這樣的確是極度危險的,不受控制總是危險。

生活一如既往不斷地大幅度變化,但調適與學習總是緩慢。
還沒來得及精通,新變化就已經降臨。
我很努力地趕上軌道,忘了照鏡子。

無論幾歲都要照鏡子,尤其是生活不停變化的我。
客觀地冷靜地,我忘了給自己一點時間來照鏡子。

所以鏡子上終於出現了許多平時不留意的細節。

學習總是困難,但在可以記得的時候切記。
可強,不可強勢。

惜福,我已經擁有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