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1, 2018

冰天裡的咕嘟咕嘟。

雙11下起了傾盆大雨,我上次在這裡恰巧是單11那時的事。



留個空間給自己吧,想說又不能說的時候。
最近一下就情緒波動,或許是壓力無形,只是我沒有意識到。

取消了課,跟朋友吃頓沒辦法聊天的飯,感覺好像正常的生活應該這樣過才是。如果不是病了,如果不是車子壞了修不了了,如果不是顧不了那麼多,我哪會珍惜這些日常,這些正常。



我其實認真的想結束這種被束縛的無力感。創業其實不一定是邁向自由,當你家徒四壁的時候,其實比上班族更難以喘息。那不像生小孩顧小孩的辛苦,至少一半的人有小孩吧,能體諒的能分擔的人多。
都是我不聽話,經歷了才懂得,既然如此就不能要別人懂我。



叛逆的我在無法叛逆的時候,感覺自己就像是被綁緊的魚。雖然一切也都還挺好的,說起來其實也沒什麼事,就算再認真說起來也不知道應該可以怎麼說起。
我只能咕嘟咕嘟。
然後像你一樣等待春天,期待春天。

January 1, 2018

Aspen

很多「新年快樂」的吶喊聲,原來ㄧ晃就12點。

新年了呢親愛的。鄰居們不停的喧鬧,還有遠處的煙火聲響。
我身邊沒人,所以我在心裡跟妳說新年快樂。
還有我好想妳。

謝謝妳陪我走過完整的一年半。
我好愛妳,比自己想像中還愛妳更多。

November 11, 2017

就想當小女孩一定要有原因嗎。

我喜歡大哭的感覺,更喜歡沒有原因想哭就哭的感覺。那種純粹很難得好嗎,連小時候有沒有這樣都忘記了。
一直當一個強大的孕婦也會累好嗎,因為感到安全才能放縱大哭的好嗎。
我才不管小玉米以後會不會這樣呢,大哭也沒什麼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