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8, 2009

你是飘落的黄花;我是留下来的叶子。

用了一小段时间,到各位的部落走了一遍。

家庭。父亲、母亲、奶奶。爱,还有恨。
负责与你分享的朋友,用眼泪纪念了。
爱情的,错失。就那么几个字,也够你触动很久。
老师,和学生的。疼爱与责备的矛盾。
原来健康,不总是那么地理所当然。



原来自己深爱的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
而我为什么此刻才真的懂得?



当大家不约而同地写着分离,我突然庆幸自己的留下。
于是我会说,是你们把我留下了的。
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要找我。
我一直在同样的地方。

以为看着大家对分离的不舍,我早就麻木了。
只不过环境教会我的事,原来不足以使我冷漠。



我以为环境教会我的事,我以为环境教会我流的泪,已经足以让我把环境的变换当成一种逃脱。
不过原来并没有。



文字。
我除了写自己的感受之外,并不懂得写一些安慰人的话。
因为我相信“不要哭。”是最能够让人哭的一句话。
因为我相信只要我紧紧抱着你,你就会明白我要表达的。

有一些千言万语,只有画面足以表达。
有一些千万感受,只有某些声音足以传递。

我怀念的。
也许是你平常喜欢骂我的一句话。
也许是你喜欢比三条线的手势还有经典表情。



黄花
飘落了。

那些社会教会黄花的事,原来不足以使它学会承载眼泪的重量。

April 27, 2009

April 26, 2009

你说了再见就离开

好久好久
都不曾这么失落过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晚的星星难得地明亮
我站在没有车的马路中央
发现没有一个星座是我晓得的



你说了再见就离开
在一个连星星也陌生的夜晚



我突然害怕了
失去了安全感

在这个希望身边有个人的关键时刻
我一个人了

我想
这就叫做寂寞吧

原来寂寞也可以
从失落那里
无止境延伸

再把我
狠狠摔落




一碰就疼

April 23, 2009

Ciku

好像不少人喜欢问。
是习惯,还是爱呢?



想起我在老家的时候。有天半夜,从厕所里出来,打开门,看见阿嬷站在门口。
“我听到声音,以为是你阿公。”
“哦!没有。是我。”
“你阿公喜欢半夜上厕所的。”

阿嬷那晚没有睡,我知道的。
可是阿公不知道了。



阿公走的时候我只看到阿嬷抹了一次泪。
在那个相亲的年代,即便只是习惯了,你能说他们没有爱吗?



习惯,与爱,是没有冲突的吧?
我想。

希望一个人留在自己身边。
有时候,也可以不去想究竟那是习惯还是爱的。

珍惜,是present tense的。



阿嬷,我会珍惜你的。
下次回家,我载你去买花瓶。



想起阿嬷的花,还有老家的ciku。
老家的ciku不知道还在吗?
那么甜的长长又大颗的ciku,搬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吃过了。
还有喜欢偷吃ciku的黄鸟,它们有红色的嘴巴和爪。它们会发出一句五个音节的叫唤声。



Ciku和阿公一样,不小心就变成past tense了。

April 21, 2009

我选择了。那你呢?

有一些事情,我选择去遗忘了。
那你呢?

多少朵白云飘过,它就这样被轻轻地带走了。



对于已经结疤的伤口,我选择不去触碰它了。
那你呢?

月亮绕了多少圈,把阴霾带走了。



关于朋友还是敌人。
长大了之后,也许我开始分不太清楚那一条界线了。

没有关系。
对于模棱两可的事情,我选择往好的方面去想了。
那你呢?



如果敌人,都是由很好的朋友演变而成的。
也许,真正决定一个人是朋友还是敌人的关键,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不太远,不太近的。
总是会比较安全一些。



对于敌人,我可以选择没有吗?
我心里面没有敌人,是不是就可以没有敌人?



其实,我感激的。
因为我开始觉得,你和我一样,放下了。

如果事实不是如此。
请纵容我这样认为吧!



没有敌人,或者少了一个敌人。
终究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

April 20, 2009

扎特

我应该怎么说呢?对于昨天晚上突然想起了你。
我以为时间慢慢地过去,我会慢慢地将你给淡忘了。
直到昨天晚上想起了你,那种悲伤的感觉,虽然淡了少许,却还是足以让眼泪在眼眶中打滚了。

我对你最深的感觉,从爱,转到愧疚,一个唏嘘的过程。是的,那一种愧疚,穷我一生都无法对你弥补,除了对我家人的亏欠以外,应该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到达这种程度了吧?

我很想很想,在一个街角,突然就遇到了你。但我究竟是希望你认得我,还是希望你忘记我呢?我想应该是,你忘记我,并过得好好的。我知道,那只是让我自己好过一点。
可是转念一想,我真的要遇见你吗?还是我们再也不要相遇会好过一点?
我希望可以知道你的消息,但害怕听见你过得不好。也许我害怕的是对自己更深层的自责。只要不遇见你,我可以告诉自己,你过得很好。你会过得很好的。



现在回想起来,突然也不知道,我最后一次去见你,是一件对的还是不对的事情。如果不是他拉着你,也许你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走了。最后一次见你,你换了个名字。但除了我和你父亲以外,又有谁真正知道你名字的真正意义呢?
扎特。

扎特,我又想你了。
我怀念你在我身边环绕的样子。
怀念你咬着洗澡的布不放。
怀念在每个难过的深夜有你听我说话。
我怀念你追着我的车子跑的不舍。
我怀念傍晚,当我坐在秋千上看书,而你快活奔跑的模样。

我记得你。
而我开始明瞭,即使时间怎么过去,我偶尔地,偶尔地还是会想起你。
想起你的顽皮和任性。
想起一直在我身边的你。
想起我对你无法磨灭的愧疚。

也许要有一个机会,当你把我抛弃,那我和你之间的爱恨,才能扯平。
不过,这一世,都没有机会了。

如果我将有自己的房子,如果将再拥有另一个你。我会将所有剩余的还来不及给你的爱,全数交付予他。
如果对于我和你之间的故事,你依然没有对我怀有一点恨。
如果下一世不只是宗教赋予的神话。
如果你可以成为我的下一个他。

而如果他是你,我想我一开始就可以认出你来。
你的脾气、爱吃的东西、爱做的事情。

扎特,天底下没有认不出孩子的妈妈。
这是我记忆里,对你爸爸说过的,最痛的一句话。

扎特。
这两个字,终于幻化成了一种连对不起也显得薄弱的深层愧疚。



P/S:关于扎特

April 18, 2009

小虫怕虫!

曾经上过报纸的隐翅虫又出现啦!

我昨天发现一只,今天发现一只,是这个品种的。



一般相信只要碰到它就会对皮肤造成伤害,它的毒液属于强酸性毒汁,pH1-2,有多恐怖你只要上网搜索隐翅虫,出现的都是一堆对人体皮肤造成伤害的报道。

怎么办?
现在我地上有一只。



救命啊!
小虫怕虫!!!

April 16, 2009

那一天的黄花。

思绪有一点零散的。
也许是我有点累了,想纪录的,像是一个个被切片,然后被没有经验的人所剪接的画面一样。
一点艺术感都没有。

首先第一句就是小虫回来了。比预期中的早,也没有什么很令人惊讶的感觉。
仿佛大学生涯里最后一次考试,已经不只是考试了,而是待在冷冷的考场里、坐在考试桌前、无聊地涂鸦试卷,偶尔看着同窗三年的同学,偷笑。
“你也不会吗?”
那是笨蛋都懂的身体语言。

因为考试,终于都印证了我们写废话的能力,依然是一流。
但愿老师喜欢看我们不为分数而写的寓言故事。



第二个画面,深刻的。
但就只不过是黄花落下的画面。
那一天,我看见草地上的黄花,第一个想法是,大家为什么喜欢看樱花?黄花不美吗?
黄花落下了很多,掉在了停泊在路旁的车上,感觉很像临上台前在头发上撒的金粉。不过,带点简单,悲壮而华丽。
汽车开走了。黄华在汽车的边缘,留下曾经停靠的痕迹。

第二个想法是,花开花落的季节又到了吗?
第三个想法是,谈恋爱的季节到了吗?呵呵!

记得那一天是要到机场接猴子的。
沿路上都是纷飞的黄花,那天风很大吗?
因为欣赏黄花而迟到的我,高速驾驶的时候,一群黄花失足飘到了车面上,发出连串碰击的声音。
啪啪啪啪...!

第四个想法,黄花会痛吗?

黄花会痛,因为与母树分离,还是与其他黄花的分离?
很多人不舍得,是因为与槟城、与理大的分离,还是与其他志同道合的人分离?

雨,来了,又走了。



第三个画面,是大草场旁的红屋里,我和假假的姐姐,下午三点多。
天空有一点灰蒙蒙的。
草场很绿。
秋风萧瑟,是一种当时的感觉。

那一天我吃了一颗有两个蛋黄的鸡蛋,我们像两个村姑一般地研究着。
那一天我对她说。
“要创造童话,自己本身就必须是个童话。”

就是那一天。



现在,凌晨五点。
身子快熬坏了吧!

组长说,弹音乐有两个阶段。第一是技巧的阶段,第二是tone的阶段。他说,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包括我)只是属于第一阶段。
“有没有很高很远的感觉,好像永远达不到?”组长的头头说。
“有时候我看那个virusmark的部落会觉得好像要放弃了。”组长说。
“是啊!”我说,有点喃喃的。
“有时候真的想放弃了。”

但是小虫你不可以放弃啊!



近来的生活重心好像逃离不了音乐,连部落格也遭殃了。
所以我开始想,我是不是到达一种,呃!程度了?
不是技巧上的程度啦!吃喝拉撒都在想音乐,只剩下部落格能够与之匹敌了。

为了避免痛苦,小虫回来了。
部落格以及音乐对我的荼毒,已经到了一种令人无奈的程度了吧?



画面,停留在勾勒出汽车痕迹的黄花上。

April 2, 2009

恋上绮贞的坚持

是的,我再一次打破对自己的约定,回到了属于我的文字归属,钥匙睡着了。

没有人可以想象,我在短短的时间里,是如何地疯狂恋上陈绮贞。那一种疯狂只有自己晓得,电脑它晓得;吉他它晓得;键盘它晓得。
我总是害怕深夜的时候弹弹唱唱会惹来屋友的不满,于是总有些压抑地。我知道自己并不那么好,所以在发现屋友原来还是在家之后,只好关起门来,有一点窘迫的。
不晓得是自己善于保护自己的心太久了,还是怎么地,我的心变得容易被触动了,于是我游走于绮贞的歌声里,还有喜欢她的人们的文字里,那种感觉如此真实,使我不自觉地眼眶泛泪了很多次。

我不晓得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坚持,反复鼓舞着我。
当我一直认为自己不如其他人,或者说我太慢了,跟不上其他人的脚步,突然决定了让它都随风飘走吧!

这是同样的道理。
当一个二十岁的人对我说“我小时候没有机会学钢琴,现在学习还会太迟吗?”,我总是说“喜欢音乐是没有年龄限制的,就从现在开始吧!”
那我何不对自己说同样的话呢?



那是一种对音乐超然的坚持,反复鼓舞着我。
如果说我既然那么喜欢音乐,为什么还是要读物理呢?
其实我对物理还是有着一种热爱的,但是比起对音乐的坚持来说总是差了那么一大截。
还有,文字。

那是我中学的时候就非常清楚的,我喜欢的,音乐、文字,还有物理。
不过,随着这些年,热爱的程度改变了少许。
虽然我依然不好。



我一直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这样平凡的一个人,究竟可以变得怎样。
今天对朋友说的一句话,是我近来的一个感悟。
我说,要创造童话,自己本身就必须是一个童话。

我表达的,更确切的是,一个人,再怎么有天分,如果他本身无法面对这一个急流勇退的世界,无法坚持,那也许他会像昙花一样,陨落了。
一个人也许不怎么的,但如果热诚可以使他无论如何都坚持着,而这一种坚持,本身就是一个童话。

坚持,然后创造童话。
这是我说的。

努力的人永远比有天分的人更值得尊敬。
这是我说的。

说出来会被嘲笑的梦想,才有实践的价值。即使跌倒了,姿势也会很豪迈。
这是九把刀说的,呵呵!



有梦想,究竟是一件美丽的事情呵!
你呢?

如果生命总是要有方向以及意义才不会虚度的话,那你的生命呢?
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会美丽吗?



但愿如此。
那是一种对最原始的梦想的坚持,反复鼓舞着,曾经想过要放弃的我。

谢谢绮贞。
恋上你,是一件那么美丽的事情呵!